这个价格,也算是可以了。

毕竟一百块钱,可是普通工人近三个月的工资。

“我还以为今天一直在打折,一定会亏本赚不到什么钱,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钱!”陈巧云一脸惊喜地说道。

这一天就赚这么多,一个月下来岂不是能赚个几千块钱?

梁昭懿看着她兴奋的样子,忍不住给她泼冷水:“今天客人多是因为我们刚刚开业,还有优惠力度大,等这几天过去生意说不定没有这么好了。”

这确实是实话,刚开业的时候繁荣都是虚假繁荣,想要生意好,物美价廉保质保量才是正经事。

“没事,反正我们干的也是长期买卖,只要我们好好做一定会越来越好的!”陈巧云说道。

乔玉兰也跟着点头。

看着她们充满干劲的模样,梁昭懿笑了起来。

不管以后怎么样,只要她们好好努力,一定会好的。

接下来的两天,正如梁昭懿所预料的那样,过来光顾的客人确实是少了不少。

陈巧云明显是有些焦躁起来,不过梁昭懿劝她,开店就是这样,生意好的时候可以一天赚几十,生意不好的时候,有可能还要亏本。

只要保证好品质,顾客们只要有需要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那就可以了。

九月一号,金苗苗开学的时间。

乔玉兰起了个大早做准备。

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只是乔玉兰心里紧张。

至于紧张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金苗苗取笑她:“妈,我怎么瞧着好像是你要去上学呢?你怎么比我还要紧张?”

乔玉兰嗔怪地瞥了她一眼:“我这不是为你担心吗?”

担心金苗苗在学校里面能不能跟上,会不会被学校里的孩子们欺负了。

“妈,我是去上学的,又不是去打架的,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金苗苗一脸无奈地说道,“再说了,我这段时间天天跟着昭懿一起学习,昭懿给我出的那些题目我都会的,虽然成绩没那么好,但也不至于考倒数,你就别操心了!”

一旁陈巧云也笑着说道:“是啊,苗苗你还不放心吗?”

吃过早饭,金苗苗就换上崭新的衣服,背上乔玉兰给她做的新书包出门。

陈巧云看着焕然一新的金苗苗,忍不住啧啧了两声:“你们瞧瞧,苗苗就是长得俊,这么一穿,就更是好看了!”

梁昭懿也看着金苗苗。

金苗苗模样确实是长得挺好看的,也就是因为在村里淳朴惯了的,不会打扮,这要是一打扮起来就好看多了。

金苗苗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小麦色的脸蛋都涨得通红。

“云姨你惯会取笑我!不理你了!”

说罢,转身就往外面跑。

刚跑到门口,就迎面和正要进门的唐洲撞上。

唐洲眼疾手快,赶紧伸手扶住她。

金苗苗看着他紧抓着自己的双手,一张脸更是通红。

她飞快抽出自己的手,也没跟唐洲招呼一声,又快步往前面跑。

乔玉兰看着她的背影,无奈道:“这丫头,你倒是等等我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第一时间更新《身份被夺?八零真千金带空间虐渣》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