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义快步迎出门外:“小师叔,您可来了。本来还想亲自去车站接您,结果被手头的业务绊住了,真是失礼,失礼。”

他转身对屋里的客人说:“您先回去吧,我明天立刻去您家。”

那人几乎要哭出来:“别呀!刘先生,我家那事真的很急,求您务必抽空去看看,一会儿就能完事。”

刘书义面露不悦,催促道:“快说,到底是什么事,我瞧瞧究竟急不急?”

我上下扫视了那男子几眼,缓缓开口:“不就是你不敢靠近窗户嘛?每到窗边就抑制不住往下跳的冲动。尤其是夜晚时分,总觉得窗户外面有东西,连窗户都不敢打开。”

那男子脸色瞬间变了:“这位小……这位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

刘书义同样惊讶万分,对方还没说出自己的遭遇,我就已经一语中的。

我悠然道:“你是撞上了阴煞’。”

老人们常说:晚上若听到窗户作响,切不可开窗探看,更别把头伸出窗外,否则容易被阴物抓住头发。那抓住头发的邪煞,不是在窗下就是在窗边,这就叫“阴煞”。等你发现它的时候,往往就已经无法逃脱了。

我接着说:“你住的房子以前有人****,那人至今仍徘徊在窗户外面。”

这男子一听吓得呆住了:“先生,您说得全对!求您救救我吧!”

刘书义也愣住了:“小师叔,您真是神了,他都没说自己住哪儿,您就能看出这些来。”

我不以为然地撇嘴道:“他头发中掺杂着阴气,明眼人一看便知。只是因他阳气旺盛,所以暂时没被靠窗煞抓住头发,但再过些日子,阴气加重压住他头顶的阳气,他就危险了。你去给我找一把剁骨刀过来。”

刘书义家中正好备有剁骨刀,很快就把刀送到了我手中。我接过刀掂量了一下,从身后抽出卷山龙,一下将剁骨刀削短了一截,又从身上取出红绳在刀柄上缠绕一圈打了个活动结,这才将刀递给对面的男子。

“拿回去挂在你家窗户框上,挂在屋里就可以了。我把剁骨刀削短一半,仿照古代剁人手指的刑具剁指刀。你把它挂在窗框上,就是要告诉窗外的东西,如果再伸手进来,我就剁掉它的手指。”

“挂的时候,记得对外边说:这刀的主人,让她三天内离开,否则,杀无赦!”

那男子小心翼翼地问:“这样就行了?”

我笑着回应:“你挂上刀后,每天留意窗台上是否多出了一个向外的手印,如果有,就说明那东西已经离去。到时候你就按这把刀市场价的三十倍价钱,把钱送到我这里。如果它还不走,我就亲自去收拾它。”

说完之后,我笑眯眯地看着他:“如果你忘了给钱,这把刀我可就不摘下来了。”

“不会的,不会的!”那男子捧着刀匆匆离开了。

刘书义立刻竖起大拇指赞道:“小师叔,您真得了吴太爷的真传啊,连性格都如出一辙。您这一来,我可是安心多了。之前我还以为自己遇到麻烦了呢,原来您不来,咱们这半间店都快要撑不下去了。”

我才明白,我爷爷带我入行这十年来,从未出去做过生意。刘书义虽会看风水,却并不精通,导致半月阁的名声一路下滑,幸好他口才不错,否则风水居早该倒闭了。

对此我又气又笑,而刘书义却还在滔滔不绝:“小师叔,您来了真是太好了。我明天就陪您去拜访各行前辈,咱们半月阁这次要高调复出,震动省城,看谁还敢小瞧咱们?”

“您这套衣服可不行,风水圈那些老古董规矩大得很,要是看到您穿着一身休闲服,头上扎着头巾,手腕上还戴着三串铁珠子,恐怕连门都不让您进。我已为您准备了一套唐装。”

我穿这身是为了行动便捷,头巾手上都藏有东西,只有不懂行的人才会觉得这是奇装异服。看来这个刘书义确实是个外行。

正当我想说话之际,忽然注意到刘书义脸上浮现出一丝死气沉沉的表情,待我细看时,他的面容又恢复了正常。

刘书义与我说话的五六分钟里,脸上的死气相连续出现了三次。我悄然运用秘术“邪狼瞳”,站在正面的刘书义见状不禁吓了一跳:“小师叔,您的眼睛怎么发出绿光了?”

我神情严肃地道:“你已被冤魂缠上,你知道吗?”

刘书义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小师叔,您可别开这种玩笑,风水界忌讳这样的玩笑。”

我随手拿起柜台上的风水镜,在镜子上用沾了酒的手指画了一道符箓,递给他:“你自己看看!”

刘书义接过镜子一看,镜子里映出的仍是刘书义本人,奇怪的是,他的脖子上多出了一根麻黑绳,绳后悬在空中,仿佛正要上吊却又尚未将人吊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四合院:治理众禽,从签到开始》《全息小饭馆[美食]》《休夫》【燃文笔趣阁】《战地摄影师手札

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第一时间更新《悬刀》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