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下午的游乐园,人流量不大,天色刚刚变暗没多久,广播就开始提示游客尽快离场,以免出现滞留。

纪雪城慢慢走出游乐园大门。

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颇有形销骨立的飘忽感,这会儿和日中的阳光明媚不同,气温下降得厉害,风一吹,她便缩了缩脖子,拉紧身上的外套。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一个面容温婉的女人走在纪雪城身边,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我女儿天生爱闹腾,实在是麻烦你照顾了。”

纪雪城从刚才的电话里回过神,打起精神笑着说道:“不麻烦。您丈夫为了医疗事业奔赴国外,您在后方为他料理家庭,才是最辛苦。”

陈怡有些不好意思:“哪里的话。你们行业协会想得这么周到,我和孩子感谢都来不及呢。”

说完,她低头对小女孩道:“嘉嘉,姐姐陪我们玩了大半天,是不是要对姐姐说一声‘谢谢’呀?”

小女孩乖觉地仰起脸,脆生生说道:“谢谢姐姐!”

纪雪城微笑:“不客气。”

陈怡又道:“向小姐,你这次拿了这么多东西过来,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你们协会的经费总是有限的,我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那些卡啊票啊什么的,真是用不上,倒不如由你带回去,送给别人,或是你自己留着用。”

纪雪城摆摆手:“您说笑了。这本来就是我们协会发放给各位专家年节礼,迟了这么多天,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怎么可能拿回去呢。”

你来我往地推拒了好几个回合,陈怡总算是罢休,勉强答应了下来。

说话间,三人已走到停车场。

来时,纪雪城没有开车,而是借坐陈怡的车子。到了回程,陈怡本想着同样载她一程,却不料纪雪城主动说道:“陈女士,您直接开回去就行,我这边……有人来接的。”

“噢……行,”见对方出言婉拒,陈怡没再坚持,“路上注意安全啊。”

纪雪城目送那道红色的尾灯消失在视线范围里,脸上的笑意也随之一点点淡了下去。

在园里走走停停逛了大半天,她的脚早就酸痛不已,偏偏还得尽心扮演好本市医疗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向小姐”,可谓身心俱疲。

她找了个长椅坐下,既是歇息等人,同时也是在今天看似漫无边际的闲谈里,细细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

陈怡,是沈聪的妻子。

纪雪城翻遍了沈聪的背景履历,找到的可突破点不多,最有希望的,就是他的太太。

然而要名正言顺地接近陈怡,没那么简单。她目前的身份是全职太太,社交关系非常单纯,只有一个女儿在上幼儿园,平时不大出门。

不得已,纪雪城找到关系活络的同事做中间人,联系了本市医疗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借着朋友公司的名义,为孙教授团队的所有医疗工作者捐赠了一批年节礼物。

沈聪家里,自然是纪雪城亲自登门。

得知沈聪有个年幼的女儿,纪雪城专门投其所好,送了一张游乐园vip年卡。小朋友还在放寒假,吵吵嚷嚷着就要去。纪雪城正愁没个说话聊天的地方,便顺水推舟,促成了这次半日游。

纪雪城师出有名,又最擅长揣摩着对话者的心思引导话题,陈怡对她显然没什么防备,聊得有来有往。

几个项目玩下来,诸如沈聪去年看过多少个奇葩病人、手底下的研究生发过几篇论文之类的问题,陈怡都毫无防备地说与了纪雪城。

而待到纪雪城曲折婉转地将话题绕至沈聪的学历背景——

“学医的,都苦嘛,”陈怡心有戚戚道,“我先生经常说起他科室的几个规培生,加班写病历那都是常态了。别说现在,就是沈聪他读书那会儿,也是累得够呛。”

“我先生家庭条件比较普通,比不上他专业的几个同学,早早就联系了国外院校,留欧洲、留北美的都有。工资……确实比我们高。”

“既然如此,应该很少有回来的吧?”纪雪城故意把话题往旁路上引。

陈怡果然连连摇头:“你啊,太年轻了。国外哪是那么好混的?沈聪他一个师兄,在美国都读完博士工作好几年了,还不是该回国就回国。”

纪雪城故作无知状:“是吗?还有这种事?”

“是啊。其实真要说起来,我看他那个师兄也不是什么好人。明明是他自己工作上出了问题,心虚得要跑回来,居然还想托我家先生帮忙,联系国内的人脉关系找工作,真是天方夜谭。”

“他出了什么问题?很严重吗?”

陈怡毫无觉察地继续说下去:“应该挺严重的,好像涉及到患者的人身安全了。不过还好我家先生有原则,没答应他那种荒唐的要求——我听说,他的事情都闹上新闻了。”

其实问到这里,陈怡话中的指向已经足够明显。但纪雪城到底不能完全放心,沉了沉气,最后追问道:“就是那位徐楷明医生吗?”

“对,是这个名字。”陈怡肯定道。

由此,沈聪和徐楷明之间的关系,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纪雪城从口袋里掏出另一部手机,语音备忘录里,是一段长达五个小时的录音,记录了她今天和陈怡交流的全过程。

刚才她一心二用,旁听了纪文康和宋哲阳的一通对话,大概能猜到纪文康的用意——他在给宋哲阳最后的机会。

一个卖了肖一明,换一个原谅可能的机会。

只可惜,宋哲阳没把握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第一时间更新《假定婚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