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时,鲁国公肖炳诚等十名来自帝都之人,在张超凡住处山顶小院的凉亭中,将信仰之力修炼功法信仰大法修炼熟练之后,张超凡便对他们说道:“鲁国公,你们可以返回南围帝都复命了。从此以后,南郡王肖德贵也不会再提被禁制这回事,你们可以用‘已经帮助解除南郡王肖德贵体内禁制’的说词,回复皇命。这样,尔等可还满意?”

鲁国公肖炳诚十人听了,齐齐点头称是,称赞张超凡想得周到。之后,张超凡要他们前往郡王府找南郡王肖德贵,再仔细商量一些细节,统一口径。鲁国公肖炳诚十人告辞而去,待到十人走后,张超凡三人,回到小院厅堂之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几日之后,各势力选派来参加培训的人员都到齐了。南郡王肖德贵派人前来向张超凡三人禀报,张超凡三人随即来到郡王府大殿前广场。广场之中,满眼都是临时居住的帐篷,这让张超凡很不满意。

张超凡和林小芸与白琪琳两女快速进入到大殿中,南郡王肖德贵见到张超凡三人进来,赶忙起身来迎,张超凡以手势加以制止。三人坐定后,张超凡问道:“肖郡王,郡王府内没有居住的地方吗?你们郡王府弟子都没有固定住处吗?”肖德贵小心翼翼地答道:“张公子,我们郡王府弟子当然是有固定住处的,他们一般都是居住在军营中。只是我不知道张公子想要怎样安排这些来自各势力人员,不好擅自做主,所以,小王让他们临时居住在帐篷中。”

张超凡听后,说道:“既然郡王府弟子,大都安排在军营中,我想不如肖郡王腾出一座军营,将他们这些人也安置到军营,这样生活和训练都方便不少。”南郡王肖德贵点头答应,吩咐二总管王有福拿着他的令牌,领着人手去准备一座合适的军营,以便安排住在帐篷内的这些人。

两个时辰之后,王有福返回,向南郡王肖德贵禀报,需要的军营已准备妥当,位于南郡王城西北面,离郡王城约二百里左右。

随后,张超凡命二总管王有福派人将参加培训修炼的人员引至军营,而他则与肖德贵、王有福两人先去军营中查看。王有福介绍了军营的具体位置后,张超凡使用空间大道神通,将几人一同传送到军营附近,再由王有福领着他们步行着前往军营。

这座军营建在一处幽静的山谷内,谷口处有郡王府的弟子守卫,显得戒备森严。山谷很大,四面环山,只有一个进出口。进入山谷后,有一条宽广的大马路直通谷底,谷底石壁前是一座宽阔的演武场。演武场旁边的树林中,有一座原木建造的,可容纳上千人大殿,是军营的集会大殿。大殿附近的树林中,散落着一座座可容纳十数人居住的院落,这些院落虽然简单,但是却十分简朴实用,还不失温馨。

张超凡站在军营的高处,俯瞰着这座军营,心中充满了豪情壮志。他知道,这座军营将会是一处十分更想的培训之地,他将会在这里训练出一支训练有素队伍,为平息魔患,保持大陆人类繁荣和安宁做出贡献。

在了解了军营的基本情况后,张超凡认为这座军营给二百人居住生活十分合适,且显得相当宽敞。由于人数不多,一个院落可以少住一些人,不必一定要住满十人。而那些好苗子可以单独或两人居住一个小院落,这样可以更好地发挥他们的潜力,方便他们培训和修炼。

一个时辰之后,所有参加培训的人员都到达山谷军营,张超凡让他们在集会大殿内集中。张超凡向人群中扫视了几眼,发现有不少来培训的人员都是参加过南榜比赛的,看来能够被自家势力派遣参加南榜比赛的,一般都是势力内同辈中佼佼者了。

张超凡还在人群中见到了几位熟人,如南郡王府的高天选、仙剑门的钟岳琦、天元宗的肖伟德等人都在其中,南郡王府战队队长鲁刚也来了。参加过南榜比赛的修士,见到张超凡、林小芸和白琪琳三人,都是心中一惊,咦,这不是南榜比赛取得前两名的张超凡和林小芸么?他们不是凌云宗的吗?他们也要一起接受培训吗?只有高天选和鲁刚两人,身为郡王府弟子,多少知道一些情况,才不像其他人一样,感到惊奇。

同张超凡有过几次接触的仙剑门钟岳琦,自持自己也是南榜赛的第四名,主动上前同张超凡打招呼。见到钟岳琦老熟人,张超凡也没有端架子,而是在钟岳琦同他打招呼时,很随和地回应道:“哦,是钟道友啊!我就知道你会被派来,果不其然,你就来了。”钟岳琦问道:“这次培训不是我们南郡王城的势力组织的吗?而你们是凌云宗的,怎么也来了呢?”张超凡没有直接向他说明,而只是简单说了句:“过会你自己自然就会明白的。”

张超凡带着两女,来到前面主席台上,二总管王有福双手拍掌,口中高声喊道:“大家请安静,大家请安静。”台下二百号人立即安静下来,二总管王有福接着说道:“首先,本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郡王府二总管王有福,是来协助培训事宜的。在我身边的这位三位,是我们郡王府三位太上府主张府主、林府主和白府主,这次培训就是由他们三位具体实施。至于肖郡王殿下,我想大家都认识,我就不多介绍了。”

二总管王有福的一番话,让在场众人陷入了沉思。这三位看起来与他们年龄相仿,甚至还要年轻不少,又是出身于凌云宗,却成为了南郡王府太上府主,并且负责此次的培训。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尤其是南郡王府的鲁刚与高天选、仙剑门的钟岳琦、天元宗的肖伟德等人,更是难以置信,一时都疑惑不解。大家不禁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集会大殿内的秩序也变得有些混乱。

王有福担心张超凡、林小芸和白琪琳会怪罪自己,于是连忙大声喊道:“安静,请安静,大家不要吵闹。”想要大家立即安静下来,免得受到来自张超凡三人的责骂。

然而,二总管王有福所做的一切,并没有让白琪琳满意。她眉头一皱,轻哼一声,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其身上猛然席卷而出。那些正在交头接耳议论的修士们毫无防备,受到冲击,纷纷被压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直到这时,大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即便如此,白琪琳还是余怒未消。她那美丽的小脸上写满了怒意,身影在明灭变幻之间,快速地穿梭在刚才那些议论得很起劲的修士们中间。她的手掌高高扬起,带着一股风声,快速地扇在了那些修士们的脸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第一时间更新《超凡修仙大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