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城亚丁跟秦夭夭想象中的稻城一模一样:雪山被五彩的森林映衬着,山谷倒映在如镜的湖面上,如同一幅浓墨淡彩的油画画作,美得令人心醉。

原本拒绝防晒霜的张子孺,面对刺眼的阳光,终于选择了妥协。

秦夭夭刚抹完防晒,自然对这个对防晒霜“真香”的男人发射了一吨的“嘲笑”。

张子孺挑眉:“给不给?”

“才不。”将包往自己怀里藏了藏,秦夭夭噘嘴拒绝,“让你多挺一会,叫你知道知道不听小可爱言,吃亏在眼前。”

“我只听过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见她“防守严密”,张子孺伸出手刮了一下她的脸颊,似乎在确认什么,随即猛地凑了过来,用脸在她的一边脸上蹭了蹭。

“!!!”

小媳妇般捂住了自己被蹭的一边脸,秦夭夭的眼瞪得圆溜溜的,一张小脸上写满了震惊。

“给不给?”

“……给。”乖乖从包里找到了刚放进去的防晒霜,秦夭夭鼓起了脸颊,小声咕囔,“坏人!”

“嗯?”张子孺眯了眯眼,作势要再蹭。

秦夭夭连忙双手护住自己的脸,却把腮肉都挤到了一块,越发显得乖萌可爱,让一旁几个一直注意着摄影机拍摄的老奶奶们笑开了怀:“闺女,你们这是拍那个什么偶像剧呢吧?瞧这闺女长的,可真俊啊~”

“有男朋友没有啊?奶奶的大孙子也挺优秀的,介绍给你认识认识啊。”

“听说演员这行,公司都不让谈恋爱,再说了,你那儿子,换对象跟换衣服似的,别祸害人家好人家的闺女了。”

……

几个奶奶看上去感情相当不错,聊着聊着就跑了题,让秦夭夭悄悄把羞红了的脸埋进了张子孺的胳膊后面。

“好了,”哭笑不得的抬起她的脸,张子孺正色挤出了防晒,轻柔地替她抹在了脸上,“我给你抹点防晒,刚刚都被我蹭掉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卷王的九零年代》《穿成破产大佬妻》【书包中文网】《百炼飞升录》《节目组失联,荒岛直播逆转人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