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嫡长女她撕了豪门炮灰剧本》转载请注明来源: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

江不凡本来就没吃晚饭,闹腾了一天,体力很快就到底了。

他疲惫的躺在了地上,哑着嗓子道:“弟弟,怎么还是没有人来啊?”

江不尘皱着小眉头道:“一定是江黎故意把人都支开了,没事的哥哥,你放心,肯定会有人来的。”

他就不信爷爷一直听不见!

但江黎伺候着江兆远把饭吃完后,就在他房间点上了助眠的熏香。

没一会儿,江兆远就进入了梦乡。

在外面的沈岚也收到了江黎的指示,故意带着林曼茹一行人在商场逛了好几圈。

等到他们逛累了回来时,江不凡江不尘也哭累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林曼茹很满意,还以为是江黎把人哄好了,蹑手蹑脚的把门关上后回去睡觉了。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江不凡就醒了。

“咕噜噜”的声音交响回荡在他们的房间。

江不凡揉了揉眼睛,推了推睡在自己旁边的弟弟。

“弟弟快醒醒,我好饿啊。”

江不尘从睡梦中醒来,发觉身旁居然一个人也没有之后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难道昨天晚上到现在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看他们?

江不凡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暴怒了起来。

“太过份了,居然到现在也没人关心我们一下!”

果然和妈妈说的一样,爷爷家的人全都是冷血无情的!

他气冲冲的搬了一个凳子就要去砸门,结果奇怪的是,门居然没锁,自己开了。

江不凡也没思考太多,拉着江不尘就往外走,而后学着江宴的口吻喊道:“有没有人啊,来人啊,本少爷饿了知不知道?怎么没有人过来拿东西给本少爷吃啊?本少爷要生气了!”

江不尘则跟在他后面哭。

两个人就像是行走的音响一样,噪声遍布了整栋房子。

可他们足足从三楼哭到了一楼,都没发现半个人。

江家今天安静的有些过分。

渐渐的,江不凡有点心慌了,声音小下去了不少。

客厅没有人,前院没有人,甚至后院也一个人的身影都没有。

硕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弱小的身影。

江不凡紧紧的攥着弟弟的手,声音彻底软绵了下去。

等到在餐厅发现独自一人吃着早饭的江黎后,他连质问的底气都没了,差点和弟弟一样哭了出来。

“喂,女魔头,家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江黎慢条斯理的用餐巾擦完了嘴才居高临下的看向了他们。

“大人都去走亲戚了,今天家里就我们几个。”

闻言,江不凡如遭雷劈。

家里就剩下女魔头和他了?!

那还得了!

他当即就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了起来。

“不行,我要爷爷,我要大伯母,我要爷爷,我要大伯母,我不要跟你待在一起!”

江不尘也在旁边哭哭啼啼,“妈妈.”

可他们这招压根对江黎没用。

她就像是自动屏蔽了外界的噪音一般,坐在餐桌旁一动不动,甚至还悠然自得的收起了碗筷。

看着她神色如常的进出厨房,压根不把自己当回事,江不凡的自信心严重受挫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敛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