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雨势渐小,丹凰派遣涂山沐前往祭礼司打探消息,其余的族人则和她在青露客院继续修炼。

丹凰坐在榻上,身姿窈窕,一袭红衣如烈焰般夺目。

南飞在门口犹豫了许久,这才走了进去,提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问:“老祖宗,客院外监视的那些人,咱们不去管吗?”

从昨日搬进来开始,南飞便发现附近有许多眼下。

丹凰耐心地听他说完,做了一个收功的动作,淡淡道:“不必介怀,让他们看便是。”

“可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看不破他们的身份。”南飞脸上浮现懊恼之色。

没想到丹凰并未露出意外的表情,反而微微颔首,看向南飞的眼神中流露出赞赏:“以你当下的修为,能发现他们,证明你已经用心了。”

丹凰很少夸奖别人,南飞不禁脸色一红,心中的紧张感稍稍减轻了些,他谦恭地回答道:“多谢老祖宗夸奖。”

“附近共有三拨人。”丹凰抬起眼皮,缓缓道,“第一波人有两人,均为河图狐族,他们应该是发现了涂山沐在为我们效劳,特地来监视他的。第二波有两人,属于孔雀族蓝孔雀,他们行动谨慎,很有章法和规矩,应当是神都里的官吏。”

丹凰嗓音平和,金眸沉稳而自信,仿佛一切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南飞听着她有条不紊的陈述,不由目瞪口呆,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寒冬腊月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通体发凉。

他刚刚还在为自己发现监视者而沾沾自喜,没想到在老祖宗的眼里,自己的能力根本微不足道。

似是察觉到了他的沮丧,丹凰安慰道:“你不必灰心丧气。你再努力修炼一千年,应该就能分辨出他们了。”

南飞顿时一噎,还得再修炼一千年……他什么时候才能像老祖宗这么厉害啊?

二人正讨论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仓促的脚步声。

“老祖宗,我有要事禀报!”落彩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

丹凰朝着门口的方向望了一眼,大门无风自动,缓缓打开。落彩似乎没有注意到门已经开了,一个踉跄,差点在门口摔倒。

“老祖宗在此,你莫要太冒失,小心一点。”南飞见状,急忙上前,将她扶住。

丹凰神识已经查探到前院的动静,便道:“让她说。”

落彩从南飞怀里挣脱出来,喘着粗气,看向丹凰:“回禀老祖宗,皇城里的刑察司来了人,说要检查我们是否携带了魔界的武器。”

丹凰冷冷一笑:“吾才来神都一日,他们便等不及了。”

*

“怎么就你们四人?其他的人都去哪了?”

青露客院前院中,站着三名刑察司的妖族小吏,他们出身孔雀王族,身形瘦高,一身深蓝色制服,看起来威风凛凛。为首的那名小吏,额头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给他的面容增添了几分凶悍之气。

七彩稚妖族当中,在场的只有族长、云斐及两名小妖,四人瑟缩着,被小吏们推来推去。

两名小妖缩在云斐的怀中,吓得全身发抖,云斐被一名小吏推了一下,她略有些愤懑地道:“我们七彩稚妖族人数本来就少,又是千里迢迢从北地来参赛,能出来这几个人,已经算是不错了。”

“你这小妖!你竟敢这般跟本大人说话?”那小吏怒目圆睁,抬起蒲扇般的大手,作势就要去扇云斐的脸,“今日本大人便要教教你什么是规矩!”

“大人息怒!”族长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她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挡在云斐身前。

她老迈的身躯几乎卑微到泥里,小心翼翼与这位小吏交涉:“大人大驾光临,我等有失远迎。敢问大人今日光临寒舍,所为何事?”

她深知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如今神都里官员横行,背后又有王公贵族撑腰,而七彩雉妖族只是北地的边缘小族,哪怕对方只是一名刑察司的小吏,也能轻易将他们像蚂蚁一样碾死。

说完奉承的话后,族长嘴唇微微颤动,在心中默念着七彩稚妖族的行事准则——“以和为贵”,仿佛这样就能给她带来平静。

“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将它给我!”问话的小吏看见小妖手里的玉杯,顿时眼睛一亮,推开族长,一把将玉杯从小妖手中抢了下来。

“那、是给老祖宗盛茶的白莲淬玉杯,你还给我……”那小妖不敢放声哭,但又实在害怕,害怕得连妖相都显了出来。

见这小吏如此粗暴对待自己的族人,族长再也无法“以和为贵”,她再次挡在小妖身前,颤着声音道:“大人,大人来要做什么?我们七彩雉妖族奉灵煌长公主之命来到神都,我们是参加三界群英会的贵客。”

看见自己的族人被欺辱的模样,族长的心中涌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悲伤。

在老祖宗没有回到带山之前,他们就是这般日夜忍受他族的欺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第一时间更新《白月光让反派痛哭流涕》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