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不靠谱,徒弟想跑路》转载请注明来源: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

司命殿来了天兵司的人,以贪赃枉法、私事公办、欺上瞒下、混淆命薄、草率从事的罪名把司命抓了起来。

司命看着领头的扶摇,惊道:“你来真的?你疯了!”

扶摇面无表情,冷笑一声:“西王母和东君会亲自调查,她们不会冤枉好人更不会放过坏人,是真是假,一查便知。”

司命如鲠在喉,咬牙切齿。

他被押走后,扶摇目光一一略过大眼瞪小眼两眼迷茫的司命殿的弟子们,最后定在昙音身上,什么也没说,转身跟上天兵司的脚步。

师兄师姐们围上来,问她怎么了?

昙音说不出来话,她在看到雁沄命薄不对的时候立马去告知西王母。

师兄:“上午的时候扶摇把师傅带走,师傅带着一身伤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被带走,师妹,你说实话,你当时在师傅的书房干嘛呢?”

昙音也没想到效率这么快,还以为她们会对师傅和雁沄注意一些,谁知道下午就来了。

一位眉心有黑痣的师姐却不奇怪,道:“其实早晚的事,师傅有时候确实做的不对。”

师兄:“啊?什么意思?”

师姐忿忿不平:“你忘了缘姥和孟婆的事了?若不是师傅将两人职位混淆,她们关系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僵化。”

师兄没反驳,他知道此事,但看姻缘阁和奈何桥没什么异样,本以为这事儿就此揭过了。

师姐:“师傅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上来了,总是忘东忘西,若没有我们在侧提醒,恐怕早就一团乱麻了。”

师兄:“可是公办私事和贪赃枉法这两样是不是有点冤枉了,师傅可从没做过。”

昙音适时补充:“上个月刚升仙的郁离仙子本应该可以去其他地方的,但师傅直接把她送在雁沄身边,因为苍檀上神发了话,所以......”

几人的目光齐齐聚焦在她身上,“你怎么知道?”

昙音讪讪:“我当时在场。”

她们好半响没说话,气氛霎时间沉寂下来,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无言道:“好吧,咱们师傅——”

“去去去。”师姐打断,以防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没活干闲得慌是不是,树干检查了吗?命薄整理记录好了吗?前段时间命树身上的窟窿修好了吗?长歪的命薄发现什么问题了吗?”

话音一落大家顿时鸟走兽散,各忙各的去了,掌事的走了,不代表司命殿倒了,大家该忙活忙活,他们的任务是看护管理命薄,不是奉承管事。

昙音却没动,问师姐她刚才说缘姥和孟婆的事。

师姐小声说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除了司命殿没几个人知道。

缘姥和孟婆是异卵同胞的双胎姐妹,两人从小到大形影不离,除了样貌不同,什么都类似,连修炼经历都大差不差,甚至连升仙那天也是一前一后。

共同升仙本就少见,又因为是亲姐妹,更是稀有,引仙人把她们带到司命殿分配工作的时候,引起很多仙人关注。

当时姐姐的命薄给出玉京等选项,妹妹的命薄给出地府等选项,虽是同时升仙,但任职的地方确实大相径庭,一个天一个地。

这两样差事没什么问题,可地府光线终日昏沉不见阳光,大家多多少少会更喜欢来九重天任职。

当时两姐妹倒没觉得有什么,姐姐选择姻缘阁,妹妹选择奈何桥,然后各自去往自己任职的地方,本来相安无事各司其职,但有一年蟠桃宴两人时隔很久再次见面。

当时有个司命殿弟子也在场,听到西王母叫她们的名字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回到司命殿之后特地找到她俩的命薄,发现两人的命薄脉络像到好似拓印一般。

但是唯独在后半段走向诡异,姐姐本应该待在地府却在玉京,妹妹应该待在玉京却在地府,两人各自走了原本大道的小路,且怎么看都像被影响而非本意。

叫来其他弟子询问观看,这才得知这个结果不是当事人的选择,而是司命把给两人的命薄混淆,姐妹俩的职位互换,也直接导致她们命运被干扰,偏离原有路线。

司命知道后立马去找到两人拐着弯说起此事,结果她们听出不对,立马猜到是司命的失职,姐姐执意要换回来,司命说木已成舟,最好还是以现状为准,妹妹也赞同司命。

姐姐不愿,这是她们久别重逢后的第一次冲突,她不明白为什么司命的过失要让她们来付出代价,而妹妹还站在她的对面。

妹妹却说现在挺好的,她们都已经习惯手中的职责,再换回来容易出错。

两人因此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至此姐们俩的关系因为此事越来越僵化。

之后姻缘阁缺人多次向司命殿反应,司命没有一次带人过去,缘姥觉得他给她穿小鞋耍威风,每每想捅出此事,但都因为妹妹忍了下去。

其实不是司命小心眼,单纯是因为他忘了而已。

每位升仙的仙人到司命殿分配职位,命薄给的指示其实是有好几种,可以供给选择,但司命每次都将姻缘阁的选项放到最后,且只讲解前几个选项的好处,忽略掉姻缘阁,新晋仙子肯定会优先选择第一第二,这也导致迟迟没有人去。

每当新晋仙子被引仙人带走他才想起来,懊恼忘记这茬,然后告诫自己下次一定将选项放在前面,但每次都忘记。

虽然司命殿的弟子们知道自己师傅的德行,不过因为次次都忘记,她们有时也怀疑他是不是专门给缘姥找不痛快,她们有好几次提醒,他都口头答应,转眼又把姻缘阁放最后,讲解也净说一些没用的。

大家都有忙不完的事,这事鲜少人提起,自然知道的也少之又少。

昙音唏嘘,以前还不觉得,现在才知道师傅已经忘性大到影响事态的程度,顿时觉得他被抓也不亏,若放任不管,长此以往,迟早要乱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姚之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