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异能小说网】地址:ynteagroup.com

春花婶昨天从知青院离开后不久,村子里就传出时知青摔进粪缸的消息。

春花婶还说时知青是个屁篓子,响屁震天,还是一串一串的放,跟放炮似的。

要不是昨天太晚,那好事的村民都要去知青院看稀奇了。

早上有人去知青院,结果知青院大门紧闭,知青们黑着脸站在外面。

好事的村民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时知青,倒是不好推门进入知青院看稀奇了。

谁能想到,时知青居然自己走出知青院了。

还好大家都在忙,村里也没剩下几下人,这一路走来应该没被几个人发现吧?

村医才这么想,房门被人挤开,紧接着几个好事的大娘你挤我我挤你的走进来。

看到时宣眼前一亮,听着那响亮的屁声嫌弃的退后一步。

吸吸鼻子,又退后了一步,别说,这屁真的很臭。

村医的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时宣的脸上则是羞愤交加,这帮好事的大娘怎么来了?

她们是一群狗吗?居然闻着味就找来了。

时宣可以肯定,她放屁的事瞒不住了,她的身上肯定会套上一个屁王的污名。

呜呜,时宣忍不住捂脸大哭,她没脸见人了啊。

也不知现在能不能申请回城?

看着倍受打击的时宣,村医只能起身赶人,可他这里是给人看病的地方。

几个大娘都说自己有病,都来请村医给自己看病,村医能怎么办?

只能眼睁睁看着几个大娘窃窃私语的站在不远处看戏,一边看戏还一边嫌弃屁臭,就很无语。

给左手打好绑带,时宣吊着一只手,一路放屁来到了大队部。

时宣真的想走了,她现在没脸见人,她想回城,她想继续当那个大小姐。

只要把这个消息瞒住,回城后谁知道她有这段黑历史?

王发财听着砰砰的响声走出办公室查看情况,然后就看到时宣一路砰砰砰的走过来。

离的远只能听到声还好,这靠近了,那味道真的上脑。

王发财这么自制的一个人都忍不住退后两步,脸上闪过惊讶。

“大队长,我要用电话。”时宣黑着脸说道,“你在外面等着,不许偷听我讲电话。”

王发财黑脸,看向时宣的眼神带着不善,只觉得这个时宣的面目特别的可憎。

要不是为了大局,王发财真想现在揭穿时宣的真面目,把这人压进监狱。

时宣可不管王发财的黑脸,说完后臭着一张脸进了办公室,拿起电话拨号。

看到王发财站在门口没走,还喊了一声,“大队长你走开,走远一点,你站在那里影响我打电话。”

王发财深吸一口气,咬咬牙快步走开,不过王发财不是真的走开,而是转到了办公室后面。

这墙角,他王发财听定了。

只是王发财没想到他转过墙角,就看到几个大娘大爷居然崛着屁股趴成一堆。

这这这,这一个个闲的哦!

王发财想清清嗓子赶人,又怕发出声音惊动了时宣,只好黑着脸凑上去。

办公室内,时宣很快就与汪念祖通上电话了,听着熟悉的声音,时宣委屈的眼泪一串串落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诸天旅游家》《重生之战神吕布》《女侠且慢》《我能提取熟练度》【混混中文网

《重生七零,搬空敌人仓库去下乡》转载请注明来源:异能小说网ynteagroup.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